“每个人都是摄影师”——CAS摄影课教师Jamie随想


    我的工作需要我能随机应变。新学期刚开始,学生们需要从创新、行动和服务三大板块中各选一项活动参加。我自动请缨组织“摄影小组”,随之被要求用幻灯片说明在未来5周(你没看错,只有5周时间!)阐述希翼参加我的小组的学生们能在“摄影”领域取得怎样的成果。

    在这之后,学生们有一节“试听课”。可以想象,我当时面对着一群好动不安的青少年。他们有的非常认真;有的对艺术充满好奇;有的表现茫然得满脑子想着“我不 知道今晚我为什么会在这儿”或“我决定不了要参加什么项目”。当我问他们这个问题:“今天有多少人带了相机?”十六位学生当中只有两位举起了手。完了,这 下还真棘手。“好吧,”我说,“谁有智能手机或者平板电脑?”这下又有十只手举了起来。哈哈,多亏我能随机应变啊!

    随后,我问起他们到目前为止对摄影的经验和想法,以及他们在生活当中都用什么来照相。也许,对于这一代学生来说,摄影就是“屏幕上的存在”。他们这一代已经习惯于细致地美化照片并将它们精心地上传到‘脸书’, ‘Instagram’, ‘Twitter’ 和‘Tumblr’.等社交网站。

    熟稔科技之道的青少年们都不落单,都纷纷加入了这虚拟的结构,即便屏幕上呈现的不是真实的自己。他们习惯于使用手机内设置的应用如:色彩滤镜、一键美化及各 种装饰图案,更不用说那个无处不在的卡通漫画似的姿势(只有两根手指竖起,手贴着耳朵作剪刀状)构建起来的面具以及其他隐藏在社交网络内的各种沟通模式, 相信会使奥威尔不寒而栗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该从何下手呢?

    我想这个问题肯定不是生搬诸如“照相机的内部结构”或“怎样运用曝光”等这样的套式能解决得了的。毕竟,任何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个摄影师。大家每个人都能 “买”到适合自己的摄影技术,不是吗?如果预算不是问题,一个人可以买一台精良的器材,一台当你按下快门就能帮你搞定从风格到亮度、从存储到分类所有后台操作的相机,何乐而不为呢?有了这些“摄影技术”,谁又会选择慢慢地使用Photoshop逐层修复画面而不选择手机一键美化的怀抱呢?眼前的这些学生生活在一个无需等待的时代,一个小时他们都嫌长,那我为什么与这个现实斗争呢?

    如果大家一定要呈现“不真实”的自己,我告诉他们(最后决定参加摄影小组的几位同学),让大家把它做得更时髦,以大家现有的器材,把艺术和设计融入到摄影作品。

    为了更好的展示“不真实的“人像,没有什么比超现实主义手法更能扩展人像艺术虚幻的本质。

    生活在14世纪米兰的风格主义画家朱赛佩.阿尔钦博托(Guiseppe Arcimboldo)在他的画作中使用自然界的物品构建人物头像。他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卓尔不群,给大家的摄影构思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参考。在注重风格和采光的基础上,学生们两人一组,合作完成一幅向阿尔钦博托“致敬”的作品。他们使用各式各样的水果和蔬菜,修饰或遮盖住模特二的脸。虽然艺术工作室被搞得不像个摄影棚反而更像是“我是厨神”的比赛现场,但是学生们都从过程中得到许多乐趣。这也是个很好的“破冰”活动。

    在接下来的一周内,大家又借鉴其他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如画家雷尼·马格利特(Rene Magritte)和摄影家曼.雷(Man Ray)的艺术风格。我要求学生们使用“强行透视法”等一系列不同的方法制作“虚幻的人像”。

    这个原创的CAS摄影小组不仅在实践中寻找到了乐趣,而且还也打破有关摄影的传闻如“只有又大又好又贵的相机,才可以拍出充满艺术性的照片”和“只有先学习 基本技巧,掌握曝光、测量等技术参数才敢说自己是位专摄影师。”当然这些摄影的基本技术也很主要。 因此大家在未来的小组活动中,在不断的学习这些摄影技巧的同时,也会让学生从中找到能够表达自己,甚至代表自己的独特风格。